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1 19:02:0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1日,衡阳派出所的回复仍为还在调查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周恒的ID密码,哎!”如今,距离周恒在菲律宾失联,已经过去74天了。周恒究竟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失联期间,有三名自称是同事、室友、招工者的陌生微信联系上周恒母亲,询问周是否回家,后无下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警、托朋友打听、联系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……家人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周恒,均无有效线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过翻看周恒与母亲的聊天记录,记者注意到,正如江翠兰所说,周恒的确每天会和母亲多次视频,就算是没有视频,也都是发送语音,从来没有发送过文字消息。“诡异”的是,5月25日早上视频结束后,周恒的两次回复却都是文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川女子菲律宾失联 失联当天与母亲对话"诡异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25日下午1点15分、2点50分、4点10分,江翠兰先后三次拨打女儿的视频电话,却始终没有人接。而后,周恒再次向母亲发送了文字回复,说“忙得很,回头给你打电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严女士介绍,廖程琳近年来一直在南宁工作,其爱人在平果上班并照顾儿子,家里亲朋也基本都在平果当地。生活中,廖程琳性格开朗,“人特别好”,身边也没有人说过她什么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7日,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周恒的家中,见到了周恒的母亲江翠兰、前夫李杰。记者在江翠兰和周恒的微信记录中看到,5月25日早上8点03分,江翠兰再次拨打了女儿的视频电话,却显示对方无应答。4分钟后,8点07分,周恒发送一句文字回复,内容为“等下,我在外头办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初,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周恒所做的旅行社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于是她暂停了手中的业务,去了一家位于马尼拉机场航站楼附近的公司上班。